当王乐想到未来的武道之路,距离登上巅峰天阶之境还远着的时候,再想起身处在天地环境大变的末法时代,不禁长叹一声,有些郁闷的感慨道:“生不逢时,世道艰难??!”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青阳子一时间感同身受,如果不是天地环境大变,甚至愈发恶劣起来,也许他早就突破修为瓶颈,一举登上武道巅峰,成就天阶之境,在这归墟观祖地竖立起属于自己的牌坊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辈生不逢时,换着末法时代之前的武道界,那才是武者的黄金时代?!鼻嘌糇尤缡峭獾?。

    虽然一老一少都有些郁闷的感慨可惜着,但对于武道巅峰的追求却没因此动摇一丝一毫,因为只有勇于面对残酷无情的现实,才有可能战而胜之,否则的话,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场空,徒留遗憾而已。

    “属于逍遥子前辈的牌坊在哪里?”

    王乐突然有些好奇的向青阳子问道。

    这时就见站在旁边的青阳子,露出一丝无法言喻的狂热崇拜之情,转身抬头看向身后大山那被云雾缠绕遮掩的最顶处,道:“师尊没有牌坊,因为山顶处的祖祠有属于他的位置!”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下,青阳子又道:“归墟观祖祠除了开山祖师在那里化道离开人世以外,另外就是观中历代赢得神战的天阶武者,才有资格在那里化道寂灭!”

    “而师尊他老人家则是我归墟观近八百年内,唯一一位赢得天阶神战的武者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青阳子的声音都变得有些激动无法控制,毕竟在高手如云,能人辈出的归墟观八百年内,唯有这一代的归墟观观主逍遥子做到了这一点,用膝盖想想都知道何其难得!

    与此同时,王乐对神战有了更深一层的体会,天阶武者间的争锋杀伐,当真是恐怖如斯,无法想象这当中的惊天动地!

    “如果有生之年,让贫道目睹一场神战,死而无憾矣!”

    青阳子的目光当中充满着无法掩饰的向往之色,情不自禁的感慨道。

    王乐看向青阳子反问道:“难不成逍遥子前辈与对手的那一场神战,您老没有观看吗?”

    青阳子一脸遗憾的摇头回道:“师尊参与那场神战的时候很年轻,贫道当时还没来降临这人世??!”

    “额!”王乐摸了摸鼻子,无语的同时心中很是震惊,不禁暗自想道:“这归墟观观主年轻时就已经那么厉害,如今的实力想必早已登峰造极,更加恐怖无比,难怪他会是武道界公认的第一人!”

    心思念转,王乐面露敬佩之色的说道:“小子真想见见逍遥子前辈,聆听他对于武道真意诠释的教诲?!?br />
    青阳子脸皮子一僵,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复杂之色,瞬间又恢复自然,但这怎能瞒得过向来敏感的王乐,全都被他看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这里面还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王乐不由得暗自好奇的在心中想道。

    当然了,即便王乐很好奇这里面有什么隐秘,也不敢更不能宣诸于口,大咧咧的向青阳子追问,毕竟逍遥子是对方的师尊,更是隐世道统归墟观观主。

    涉及到这样的层级,其忌讳之处,稍微想一想,王乐就很有觉悟的当着没发现青阳子的异常。

    就在王乐心有所想的时候,只见青阳子看了天色,比之前更亮了些,随即就从道袍袖子里掏出那把花纹模糊的古旧铜镜法器。

    王乐见状就知道开始闯阵了,所以连忙收拾好杂乱的情绪,让自己恢复平静理智的状态,毕竟接下来的一举一动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即便青阳子有把握找到这连环杀阵中的生门途经路线,王乐也不敢掉以轻心,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“小乐,记得跟紧贫道的步子,千万不要擅自做主,如果偏离一步,保证你小子深陷杀阵当中有死无生,到时候贫道就算拼掉老命也救不了你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手拿铜镜法器的青阳子在施法之前,脸色异常郑重的向王乐严肃警告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见王乐毫不犹豫的点头应是,一脸正经且又认真的保证道:“您老放心,小子知道这里生死只在一线之间,所以绝对会跟紧前辈,您去走哪里,小子就跟到哪里!”

    青阳子点了点头没再说话,然后深吸一口破晓时分,格外新鲜带着一丝湿冷的空气,再轻轻呼出。

    就这样重复几次后,青阳子将自己恢复到极度冷静,聚精会神的状态下,这才一手高举铜镜法器,一手飞快的掐起神秘指决,眨眼之间就出泛出微弱的青色光芒。

    这时站在旁边的王乐眼睛眨都不眨死死盯着青阳子,只见对方手掐指决的速度越来越快,快到只能见到手指的残影,将那猬肉的青色光芒拉成了一条条丝线飘舞在手指周遭,说不出的神奇。

    突然,只见青阳子手中拉出的那一条条青色光芒的丝线猛地汇集到一起,瞬间卷成了一团,接着就迅速飞向另一只手高举的那把铜镜法器当中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无形巨响,只见青阳子高举的铜镜法器本是暗淡无光,在那团青色光芒光芒的丝线冲进去后,瞬间就散发出刺眼无比的浓郁青光,并形成了火焰形状,不停地跳跃闪烁着,格外的生动无比。区别只是在于不是火的红色光芒而已。

    此时在王乐眼里,青阳子高举青光火把的模样,就像是西方的自由-女神像一般,显得无比神圣。

    当然了,雌雄有别,这一点王乐还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不到十来秒的时间,铜镜法器发出的浓郁青光开始变得稳定,不再像那团青色光芒的丝线刚冲进铜镜时那么暴躁的活跃。

    旋即,青阳子高举着这青光火把往这一溜的牌坊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,记得跟紧贫道,千万不要走了?!?br />
    青阳子沉声说完后,不再迟疑的迈开脚步就举着青光火把,径直往石柱牌坊所在方向走了过去……